推广 热搜: 商业计划书  可行性报告  市场营销  企业管理  可行性研究报告  成功  成功案例  私募计划书  创业计划书  半导体 

曾仕强:中国式管理

   日期:2020-01-10     来源:www.huijvwang.com    作者:汇桔网    浏览:726    评论:0    
核心提示:  1980年代,西方工商业界的警报铃声远比目前要响得多。近几年大家从美国的安然事件、欧洲的帕玛拉特事件得出的警示是,公司治
  1980年代,西方工商业界的警报铃声远比目前要响得多。近几年大家从美国的安然事件、欧洲的帕玛拉特事件得出的警示是,公司治理及监管规范需要改革;而当时大家却一致同意,西方企业战后的美梦结束了,由于日本企业的成功似乎势不可挡。上个世纪70、80年代,西方兴起一轮研究日本式管理的浪潮,虽然后来伴随日本经济的颓势飞速降温,但许多日本式管理已成为管理知识,譬如说愿景(vision、改变(kaizen)、精益制造(lean等。

  对管理来说,这一轮日本式管理浪潮最大的贡献却不仅仅是上述的几个理念或办法,而是大家意识到,“美国并非管理思想的惟一源泉(加里·哈梅尔)。”而对日本来说,自此之后,他们才可以在西方管理之外,深刻讨论与研究自己实践的优势和弊端。日本管理的三个主要特征终身雇佣、年资序列以及长期工作都被广泛讨论,不断演变,虽然未被其他文化的管理所使用,但它们依然扎根在日本企业之中。

  20多年来,在华人工商业社会里研究与传播“中国式管理”的台湾交通大学教授曾仕强对本报记者说,这一流程中最大的感受是,“大家中国人近百年来对自身没有信心,以至于家里有非常不错的东西却不知道用,而一直在向外企求。”曾教授讲话朴实,似乎一直在讲大白话,但他点出的常常是人人皆知却又被忽视的道理,或者是广泛流传的误解。现年70岁的曾教授很“中国”、很闲适,不似很西化的学者那种令人有点紧张的“专业”(professional),而是凡事皆见管理。他说,大家可能是世界上最早了解把“管理生活化”的,管理就是做人做事的道理。

  他对中国式管理的研究缘起于39岁时的实务上的很大挫折,当时的他拥有美国的行政管理硕士学位,头脑中也大多是西方化的看法。他说:“那一年我的情绪非常坏,由于为中国人出去办事,被中国人气得快要死掉了。”但他很快顿悟到,“是我错了,不是中国人错了。”他因而开始探寻与概括中国人“自身的一套”,把它系统化。在55岁时,他又赴英国莱斯特大学,苦读5年后,在60岁高龄获得了管理哲学博士学位。实质上,49岁时他在台湾已经是正教授了,他概括的中国式管理也已广受赞誉。曾教授说,“(我)是由于要用才去读书,目的是从西方的现代化管理来引证中国式管理的存在。”


中国式管理的贡献
  中国人对自身的认识常常被西方的误解所误导。曾教授在著作中举例说,西方人认为“中国人没有原则,几乎每件事情,都采取个案处置的方法,有不一样的答案,令人难以预料。”许多人据此认为中国人没有原则,甚至说“没有原则就是最好的原则”,但中国人实质上有原则,但“看重因时、因人、因事而做出合适的调整,既不是一成不变地死守原则,也不是随意乱变没有原则。”

  中国式管理的贡献,容易地说就是变动性,或者说弹性flexibility。这很适合中国人的特质,但它已经具有通用的价值,超越了文化与传统。这是由于不确定性和内外部环境的迅速变化,完全没有弹性的科学习管理或规范化管理不足以适应环境的迅速变迁,西方也不断出现弹性较大的管理理论,如情境领导、权变理论等等,强调依据不一样的状况采取不一样的措施,而不是固守单一的方法或预先确定的规范。

  某种意义上,变动性谈的是管理哲学。哲学这个词常常显得深奥,在这里可以容易地说,就是人是如何想的。在管理科学的一侧,没有各国管理之分,各国应该应用相同的管理科学,譬如策略工具、生产管理、推广方法等等,但因文化的差异,管理哲学有很大的差别。曾教授说,“从管理科学看,没有中国式管理;从管理哲学来看,又有中国式管理。”因此,中国式管理的贡献主要在管理思想、管理观念。

  中国式管理贡献的主要管理观念中,第一个是“太极思想”。曾教授说,“太极是一种自然时尚的状况。”大禹治水重在疏导,让水根据自然的规律流动。在他看来,太极思想的重要在于,认为“本来就这样”,以“如何都好”的心情,用头脑仔细想想,然后看情势办事,以自然的方法自得其乐地顺势行事。

  曾教授在著作中这样剖析中国人自然的做事方法,“中国人做事,看起来仿佛不十分认真,实质上是用心而不紧张。用心去做就好了,那样紧张兮兮地做什么?”这样的做事方法,看似悠闲,却变得愈来愈要紧,由于将来的工作群体可能大多数都是靠头脑中的创意与创造力完成工作。譬如对在传媒、娱乐产业、咨询服务、甚至软件设计等等行业工作的人,有时过分紧张的“专业”(professional)并非好事。正如最近时尚的一些畅销书如《鱼》所营销推广的,自然、放松和快乐可能是更有效的工作方法。但种种说法中,最好的却肯定是“用心而不紧张”,快乐等说法描绘的不过是表象。

  中国式管理贡献的主要管理观念第二个是“把二看成三”,以突破二分法的困惑。受西方的影响,现代人思维喜爱“二分法”,把事情分成两个部分,譬如把管理分为人治、法治,认为其中一个对,而另一个不对。但这是理想状况,没有哪个组织完全是人治,也没有哪个是完全的法治,纯黑和纯白之间总有着无数种灰。

  西方学术界有一种说法,“二分法是必要的罪恶。”中国式管理却是“把二看成三”,避免这种必要的罪恶仍以人治、法治来说,中国人的组织大都是“很实质地寓人治于法治”,与西方的组织相比,人治的色彩还是要浓厚一些。二分法看起来容易明了,但实践中大家都了解,“真理往往不在二者之一”。“中国人擅长把二看成三,以‘二合一’来代替‘二选一’。”

  中国式管理贡献的主要管理观念第三个是“中庸”,中庸就是合适。曾教授认为许多人把中庸之道理解错了,他说,“以前的讲解是一条道走中间,不敢偏左也不敢偏右。……中庸之道不是走中间路线,也不是不走极端。(实质上,)中庸是该极端就极端,不该走极端就不走极端,该如何就如何。”曾教授引朱子的话说,“无一事不合适,才是中庸。”他认为中庸之道应正名为“合适主义”,这样它的真正用意才更明确。

  合适化贯穿于管理的进步历程,西方的管理进步如果以最容易的方法描述,就是合适化然后规范化。但在过分规范化甚至僵化之后,回归根本,重思合适不合适是可能的解决之道。而中国式管理的重要是,管理即合适。强调合适,就带来弹性。


管理是做人做事的道理
  对中国人来说,中国式管理的观念贡献固然要紧,但更要紧的是它对自己的管理实践有哪些样的影响,也就是说,是不是有效?这样,曾教授比较中美日管理,分析中国人的特质而概括出来的管理观念就凸显出价值。

  美国式管理的哲学基础是个人主义,日本是集体主义,而中国是交互主义mutualism)。交互主义用一般的话说,就是“一切看着办。”曾教授举例道,你对我有礼貌,我没有理由对你没礼貌。“拿‘不肯定’的心情,来探寻此时此地‘肯定’的答案,从不肯定到肯定,便是中国式管理的决策流程。”他还以另一种说法概括道,“美国式管理强调专业性,看重专业常识;日本式管理关注一致性,看重团体精神,而中国式管理着重变动性,一切看状况。”

  “中国式管理最大的价值在于对人的尊重。”曾教授说,他认为管理就是做人做事的道理,而做人要排在更要紧的位置。美国式管理是“我要-我成”,订立目的,拿出成就;日本式管理则是“同生-共荣”,合力追求团体的荣誉,不计较个人的荣辱;而中国式管理却是“修己-安人”。安人先修己,曾教授甚至追溯到中国传统的“塑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说法来来强调修己,他说,“中国式管理很容易,就是你先把人做好,然后才可以谈管理。”

  “安”是中国式管理的最后目的,曾教授认为,“安的观念长久以来影响着中国人。……含意甚深,需要用心领会才可以明白它的用意。”有的价值让大家安,有的价值让大家不安,不安的价值不可以要,这种看法和西方管理目前特别强调公司道德有点不谋而合。在更宏观的层面,经济进步后,如果规范、社会、文化等其他方面不可以跟上,轻易发生不安,安需要均衡进步。对于人本身来说,安的时候,中国人积极奋发,对准目的全力以赴,高高兴兴接受结果评估,共享荣誉;而不安的时候,对目的阴奉阳违,视成就评估为官样文章……

  曾教授概括,中国式管理的三大主轴是“以人为主、因道结合、依理而变”。这三者的重要都是人,它们主张有人才有事,事在人为,以理念来结合志同道合的人,合适地解决问题,而不是凡事“依法办理”。

  实质上,中国的管理从来都是更多地以人为中心的,而不是像西方那样以事为中心。西方管理,第一把事情分门别类剖析了解,划分不一样的部门职位,然后招聘适合的职员。中国的管理也在学习西方的这种方法,也显示出成效,但在最本质上,中国管理依然是“因人设事”。曾教授举例说,中国人开始做事常常采取大家一起来的方法,没有分工、没有职位,让大家在这种含混不清的状况下展示个人的特质与才可以,再因人设事,打造初步的组织架构。经常的状况是,有两个人适合当主管时,先分成两个单位,等到有第三个人具有担任主管的能力时,再变成三个单位。

  但是,没有人会承认他们所做的是“因人设事”,由于它违背了西方管理中的“正确的原则”。在自己的实践中,类似的情形还有大量,譬如在绩效考评时往往表面上大家相互差不多,而在暗地里或奖励先进,或教会惩戒营业额不佳者。这至少和两个“正确”的管理原则相违背:公平和透明。但是,正如大家所知的,公平和透明可能有效,但大家不明说的方法也常常有效,甚至成效更好。摒弃成见,仔细研究,大家也会发现这些做法很合适。

  直到目前,遇到这种状况,大家经常想的是,这种方法不符合“正确”的管理原则,需要尽快加以改变。曾教授在另一场景下提出的问题可能同样适合这个场景:“目前大家经济进步恢复自信心,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自身的传统?”

  曾教授说,西方管理学界被误解最深、最无奈的人是泰勒,他被尊称为科学习管理之父,但他讲的实质上是管理哲学,泰勒曾写道,管理不是技术,管理不是工具,管理是哲学。他认为,目前大家学西方管理学不好,正是由于“大家把管理当工具、当技术”。

 
标签: 企业管理
打赏
 
更多>企业管理相关
更多>推荐企业管理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全国企划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全国企划网-全国安徽企划行业交流平台